糖尿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疾病,时至今日,人们对发病机制的了解还非常有限,需要开展更多的基础研究,开发更多新药物,进一步提高糖尿病的控制水平。作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北京大学糖尿病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和首都十大疾病糖尿病领域首席专家,纪立农教授长期从事与糖尿病相关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在国际上率先基于普通人群调查GCK-DM患病率的研究,发现GCK-DM在中国普通人群和糖尿病患者中的患病率分别为0.21%和1.3%,并发现甘油三酯≤1.43mmol/L可以作为区分GCK-DM和2型糖尿病的生物标志物,为精准医学提供了临床证据。 
 
12月19日,2020第十四届“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正式揭晓,纪立农教授凭借在内分泌领域多个研究方向的突出贡献荣膺学者奖。让我们一起走近纪立农教授,了解糖尿病的研究进展和未来方向。
 
纪立农教授长期从事与糖尿病相关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曾经或正在主持多项多中心新型药物和诊疗设备的注册临床研究,研究成果被权威糖尿病指南引用,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奖一等奖等。
 

康德弘翼:恭喜纪教授获奖,请您谈一谈获奖的心情。
纪教授:这次能够获得药明康德生命化学研究奖,我感到非常荣幸,这是对我非常大的激励,也促使我今后能够在糖尿病、内分泌代谢的领域开展更多的,特别是和临床相关的研究工作。通过我们的研究,进一步推动中国糖尿病内分泌领域药物治疗的水平,减少内分泌糖尿病疾病给人们带来的危害。
 
 

康德弘翼:请您为我们分享一下这几十年来的科研临床经历和心得,您最大的收获和感受是什么?

纪教授:作为临床医生,治疗糖尿病和内分泌代谢疾病的药物,是我们手中能和疾病斗争的最有力武器,所以我最大的感受是我们能够和全国的临床研究者一起,通过努力在新药研发上让更多的新药早日进入到临床应用,帮助我们的患者更好地控制疾病,减少发生并发症的风险。

 

康德弘翼:中国是糖尿病大国,基于中国目前的糖尿病诊断和治疗现状,您觉得我们需要重点做好哪些方面的工作?

纪教授:在过去的近100年时间里,人类开发了很多非常有效的药物,包括降糖药物,改善血脂的药物,降压药物,还有抗血小板的药物。大型临床研究显示,有些药物可以改善糖尿病患者的愈后,减少并发症风险。在世界范围内,临床医生、患者可以更多地遵循指南的建议,充分使用这些药物控制病情,减少并发症,所以,我们不但要开发新药物,还要把已经被证明有效的药物尽量在真实世界里用于临床糖尿病控制,落实指南中标准化的诊疗。
另一方面,糖尿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疾病,我们对发病机制的了解还非常有限,需要开展更多基础研究,发现更多与糖尿病控制相关的靶点,开发新药物,进一步提高糖尿病的控制水平并改善愈后。
 
 
康德弘翼:对于糖尿病患者,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纪教授:糖尿病既需要临床医生的治疗,具体药物的临床使用也需特别重视管理,有效的治疗措施如果不能充分被患者使用的话也发挥不了作用。提高糖尿病患者和临床医生对治疗方法的认识特别是对治疗的依从性,也是糖尿病治疗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点。为了提高患者对治疗的理解和依从性,我们开展了大量的糖尿病教育,让患者了解糖尿病是怎么回事,怎样进行治疗,了解药物的疗效,对他们会有什么样帮助,如何更好的监测,更好的发挥药物的作用,也是我们日常和患者沟通的内容,目的是让他们不但掌握糖尿病防治的知识,并且学会一些和糖尿病日常管理技能,能够配合临床医生更好的治疗,落实到日常的糖尿病治疗管理中。
 
 
康德弘翼:糖尿病是全球范围内的一个重大的公共健康问题,开发糖尿病治疗创新药物仍是当务之急。请问您如何看待中国的糖尿病创新药研发趋势,对企业研发方向有何建议?
纪教授:最近,我接触到一些药企,他们确实有一些新的分子是由研究者根据基础研究和药物筛选数据发现的,有希望改善糖尿病患者血糖控制,甚至改善糖尿病并发症风险。这些分子是否能够进入临床帮助患者,仍然有非常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一个非常好的苗头,希望能够开发出一些真正原创的治疗糖尿病的药物。
 
康德弘翼:对于CDE新发布的真实世界研究指南,您对于在糖尿病领域开展真实世界研究,如不同降糖药物的心血管获益等可能开展的方向。您有什么建议和看法吗?
纪教授:中国是糖尿病大国,患病人群中最主要的还是2型糖尿病。针对2型糖尿病的药物,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按照经典的药物研究路径,通过随机分组,对照研究,包括在短期评价降糖的有效性、安全性,以及采用长期的大规模的RCT研究,评价药物在中国人群中是否能够改善糖尿病的心血管疾病、肾脏疾病和心衰的结局,另外也要了解长期的安全性,可能还是要按照RCT的研究进行设计和开展。
对于一些少见的疾病,比如特殊类型的糖尿病甚至是1型糖尿病,因发病率非常低,很难在短时间内开展研究,也需要比较多人手。有些药物如果在国际上被验证有效,那我们可以在严格的临床试验环境下开展真实系列的研究,来了解它与既往的治疗相比,是否能够进一步改善糖尿病患者的临床的愈后。
 
还有一些药物属于超适应症的使用,比如,有些药物在其他疾病治疗领域是有效安全的,但在糖尿病患者中还没有开展研究,这种情况也可以在真实世界的环境下通过临床登记研究的方法初步观察这些药物在糖尿病人群中的有效性安全性,为今后开展RCT研究来奠定基础。
 
康德弘翼:您从医几十年,桃李满天下。有什么想对年轻的内分泌医生分享的学习和科研经验吗?
纪教授:医生要结合临床,我们要在临床工作中发现问题,根据临床上的需求来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并通过临床研究手段,来验证这些方法是否能够改善糖尿病患者或者其他内分泌代谢疾病患者的愈后。另外,也可以和基础研究的科研者,还有制药企业共同合作,来验证一些新的药物在临床的有效性、安全性,使更多的药物能够进入临床,真正帮助到患者。
 
 
康德弘翼:作为临床医生,您除了要诊治病人,还要花大量的时间投身在科研上,是什么信念一直支持着您?
纪教授:作为一个临床医生,我不是专职的研究人员,大部分时间都要花在临床及管理工作上,所以很多研究需要在业余时间来开展。但是,像我这样的临床医生有很多,我相信驱动着我们除了在繁重的临床工作外,继续开展临床研究的一个最主要的动力,就是我们都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能换来患者更好的生活,能让他们寿命更长,更少地承受疾病带来的痛苦。另外,作为医者,我认为我们有责任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高中国的临床研究与疾病的诊疗水平。
 

 


康德弘翼 WuXi Clinical

康德弘翼(WuXi Clinical),是药明康德(WuXi AppTec)的一家全资子公司。始终致力为全球客户提供全方位的临床研究服务,包括药品、生物制品、医疗器械、体外诊断试剂等医药产品,涵盖BE (Bioequivalence) / I期至IV期的临床试验。通过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和专业团队的丰富经验,帮助创新性,突破性医药产品尽快上市和造福患者。
康德弘翼立足中国,面向世界,以上海总部为中心,辐射全球制药公司、生物技术公司以及医疗器械公司。目前,公司实行中美联合运营,人员规模达850+人,覆盖中美两地,全国30多个主要城市,在上海、北京、广州、武汉、成都、长沙、西安、沈阳、台北、美国奥斯汀、美国圣地亚哥和澳大利亚悉尼12个城市均设有办公室。公司团队与各研究中心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始终保持着紧密的业务交流,保证了项目能高效、高质地完成。
随着业务能力的不断提升,我们已将业务范围成功扩展到美国、欧盟和亚太地区的部分国家。2018年7月,药明康德成功收购位于德克萨斯州的一家美国临床研究机构并实现中美联合运营,2019年5月,再一次收购了位于圣地亚哥的临床研究服务公司Pharmapace,这让WuXi Clinical的规模再一次得到扩大,进一步完善和增强了我们全球一体化研发服务平台的综合实力,帮助全球创新合作伙伴更好、更快地开发医药产品。